自姐夫遇害以后,田女士原本平平淡淡的生活从此被掀翻,难于重归平静。12月27日,再提起杨某淇父母,她称他们有两套房,却不愿赔偿。由于家庭支出大,自己时常感到很头疼,不知道未来怎么办。

今年3月23日晚,湖南常德一19岁男生因悲观厌世而产生轻生念头,当晚乘坐滴滴网约车下车时,无故将司机陈某杀害,之后投案自首被警方刑拘。5月9日,常德市鼎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杨某淇批准逮捕。12月27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被害的滴滴司机家属处获悉,该案将于2020年1月3日开庭审理。被害人家属表示,对凶手的判决结果感到悲观,甚至一度不愿出庭。被害人家属称,凶手父母有两套房,但拒绝赔偿一分钱。“因为凶手19岁了,已经成年了,(凶手父母)他们觉得凶手杀人的行为跟他们没关系。但我们觉得他们作为父母,肯定得负责的啊。”

大一学生自杀前将滴滴司机杀害 被诊断为患抑郁症

常德鼎城区检察院5月10日晚的通报显示,杨某淇系该市某校大一学生,自2017年始,因自觉生活过于平淡、索然无味,遂萌生自杀的念头。2018年12月,他在网上购买匕首和手套,但始终没有勇气实施。2019年3月23日晚11时许,杨某淇临时起意杀人试探胆量,计划回到江南城区再实施,便在网约车平台预约了司机陈某,在等待陈某的过程中,他突然决定待行至目的地时就将司机杀害,其后再自杀。当晚11时40分,杨某淇在到达目的地前停车间隙,用匕首突然刺向陈某,致陈某脖子、胸口等多处被刺伤,随即离开。在与朋友微信联系后,杨某淇听从朋友劝告前往当地派出所自首。最终,陈某因心脏被刺破继发心力衰竭而死亡。

经审查,犯罪嫌疑人杨某淇的行为已涉嫌故意杀人罪,虽然其被诊断为患有抑郁症,但在实施杀人行为时具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需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遂依法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被害人与家人合影

案件下月开庭在即 家属对判决结果悲观、劝阻被害人妻子不出庭

12月27日,北青报记者从被害人妻妹田女士处获悉,家属已收到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传票,案件将于2020年1月3日开庭审理,当事人应到处所为汉寿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

田女士称,她开过庭前会议,凶手杨某淇被诊断为患有抑郁症,可能不会被判为死刑。因此,她对判决结果感到悲观。

田女士称,姐夫出事后,嫌犯家属通过警方给她们5万元的安葬费,之后他们没再主动联系过她们。“后来律师说按照相关规定,我们只能拿3万元,让我们再退一万多给杨某淇家属”,田女士说。

而对于退还一万多的安葬费,田女士一家难以接受。“杨某淇父母不愿意出一分钱赔偿费,现在还让我们退还一万多的安葬费,还要我姐姐去签字。作为被害人家属,我们心里很委屈。”

“我不愿意我姐姐出庭,我叫她别出庭,杀人犯可能得不到重判,又不赔钱,我们还去干嘛呢。但没办法,律师说她一定要出庭。”田女士说。

对话遇害的滴滴司机家属:“凶手父母家里两套房,却不愿赔我们一分钱。”

自姐夫遇害以后,田女士原本平平淡淡的生活从此被掀翻,难于重归平静。12月27日,再提起杨某淇父母,她称他们有两套房,却不愿赔偿。由于家庭支出大,自己时常感到很头疼,不知道未来怎么办。

北青报:你姐夫出事后你们是怎么生活的?

田女士:之前我姐夫、姐姐是租房生活的,他出事以后我怕我姐姐触景伤情,就把她和她两个儿子接到我家,一起住了。我姐夫去世以后,我姐姐整日以泪洗面,他大儿子现在一句话都不说,一提起父亲就会发火。姐夫在世时,我跟她关系很好。他被害后,我的心理阴影也很大,每天晚上去接下晚自习的女儿,都害怕有坏人跟在我旁边,整天提心吊胆的。

北青报:现在家里经济情况怎么样?

田女士:出事以前,我姐夫是家里的主心骨,他去世以后,我姐姐没地方住了,职能跟我住在一起,两家人住在一起也挺挤的。我姐姐每个月只有两三千元的工资。但她还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才5岁半,每天开支很大。而且未来,两个孩子还要读书上学,我们生活压力很大。

北青报:这段时间有跟杨某淇父母联系过吗?

田女士:都是通过亲戚朋友联系他们的,我们自己没有主动联系过,他们也没有主动跟我们道歉。之前听说杨某淇家条件很差,只有一栋房,家里还有一个聋哑姐姐。但我亲戚后来发现,杨某淇父母名下有两套房、一辆车。我们通过朋友跟他们沟通过(赔偿),但他们一毛不拔,不愿赔给我们一分钱。

北青报:不愿赔偿的理由是什么?

田女士:因为杨某淇19岁了,已经成年了,他们觉得杨某淇杀人的行为跟他们没关系。但我们觉得他们作为父母,肯定得负责的啊,他们儿子好端端地把我姐姐家的家庭主力给杀害了,还是27刀,作为父母,你们哪怕拿出一点(钱)出来,也是对我姐姐的安慰啊,而且我姐姐现在经济压力这么大。

北青报:未来有什么打算?

田女士:现在是担心两个孩子,我姐姐的小儿子说“长大想变成奥特曼,把凶手一家都杀掉”,我真的担心孩子以后会有心理阴影。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了,一想到这件事就很头疼,觉得自己快神经了。以前虽然生活平淡,但一家子和和睦睦,也过得去。现在突然出事了,幸福的家庭再也回不去了。

(北青报记者 张夕)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Qnews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